Day 4 天壇

6:30 morning call

8:20到達天壇

天壇佔地很廣,但看頭不足,最悶這個景點(自費的),去過了才叫心息。只那個叫「回音石」有點新奇,阿肖站在石上示範了拍一下手有一下回音,兩下有兩聲,三下有三聲,但呢...雖然如此,我不是太肯定啦......

P1050935.JPG P1050873.JPG  

走時要經過天壇公園,其間有個男人用水寫大字,字体很美,就是看不明文言文。

P1050990.JPG  

導遊在車上介紹正宗的北京地道小吃有玉米五穀大餅、有黑豆發酵而成的豆䊢(他說被說成是「餿水」也不為過);所有人下車後走到店前觀看卻沒人有興趣做「北京人」^_^

P1050991.JPG  

阿肖見狀便立刻買了一些分給各人試吃,嘛,沒特別好味,只覺甜而已:p

早上11:00到達同仁堂,上完堂給母親買了藥膏後便逕自上車,咦,有一半人還未上車?哦,即是有交易囉!^_^

P1050995.JPG  

想不到友人a買了1xk的藥丸,她跟她的父親各人半年的份量,有效的話真是功德無量了。

終於出發去吃京味菜了,不知是什麼來的,有點期待這間叫游氏京味菜的店。

在車上研究了一會下午的自由行程,覺得晚上還是去簋街找吃的好。

只是也得找個地標來集合,因為我們無論如何7個人是要乘2架的士,北京是4人的士來的。

我老公就想等下Lunch一起咨詢阿肖吧。

下圖是午餐的地點,由於地方古怪不敢多作停留影相。

P1060028.JPG  

唉?這京味菜跟廣東菜有啥分別了?@@...所以菜品略過。

席間有問到同桌的人有無興趣去圓明園,友人a爸第一時間say no,他說燒剩幾顆石頭就沒有看頭了,這我也不知道啊,我只是跟Sheron的天書而已。那再問阿肖有啥好建議;他說「恭王府」(CNY40)可以,想想和申這大貪宮的府阺當然有看頭了,覺得可以一看。那我們這個已付費的跟團流程接下來還有啥行程?車程多久?如何前往?......跟着,阿肖便很熱心地替我們問其他團友可有興趣一同前往,如多人參與便可用公司車了,誰知擾攘了好一會就是沒人想去,個個都說累了。而友人a爸不放心他的藥丸伸手不及(花了很多銀両)所以選擇不去了,「其實可以叫阿肖看管」「問下他肯不肯」大家你一言我一語,情況有點混亂,我們女士們先上一下洗手間容後待商。

上車後不久,便跟友人a說車程很短快到「德勝門戰樓」了,要跟友人a爸決定去不去了,還有就是忘了問阿肖簋街的地標。

我老公:「那你現在先去問阿肖簋街的地標...」

友人a:「吓?你沒問到?之前不是說好你會在lunch時問的嗎?」

我老公:「那你現在快去問阿肖簋街的地標啦!他現在坐着很閒。」

友人a:「你不是說你會在lunch時問的嗎?攪錯呀,點做嘢!無鬼用!」

我心想,嘩,這樣跟他說話,雖然這幾天他們是玩得好像很開心,但也沒這樣熟吧?!隨便啦,之前最怕他們火星撞地球,太似的人要不很合要不恐怕會吵翻天。

我老公:「還有你都未決定到去還是不去?!」

友人a:「那你...」

我老公:「現在是你跟我們(的plan),不是我們...」

在這時,我看到友人a眼神一變,雖然我是很疑惑這句說話有哪hurt處,但我還是說了句:「算啦!」

友人a:「算?咩算呀...」(表情忍了一忍,像在想發不發惡好:p)

我老公:「你快去問你爸媽要不要去啦?」

友人a很不甘心地走前去詢問她父親大人。

唉~~~就因少說了2個字,誤會就這樣打結起來了。

友人a回座位十分兇惡地說:「不去啦!你們自己去啦!」

囧......真是夠了,你們給我停一停!

我有夠煩的了...我妹她又沈浸在自己的世界...

我現在應該怎樣才好呀?你們兩個不要在這個節骨眼上搞分岐好嗎?

我老公想話叫友人a回酒店後join我們dinner的,誰知友人a這次更加兇悍地回說不要再惹她。

嚇......嚇死人!

我沒用!我也不敢跟她說話,又不是我惹毛她,無謂趟這淌混水吧!過些時候便沒事的啦!

(事後我跟我妹說起這事,她可以是完全不知情,囧!)

很快到了德勝門戰樓

 P1060033.JPG  

說了一會兒歷史(誰聽進腦誰厲害 :p),我們被帶上二樓,放眼盡是貔貅,真箇掛羊頭賣狗肉!

當下決定自個兒周圍摸摸看,走到角落去見到有一蒙布大物,守規矩講禮貌的人不要學我,我呢,must open!:p

原來是好大一隻貔貅是也!

切!看形狀我還以為是包大人的狗頭鍘!

友人a爸說不要看呀,這個是狗頭鍘。

看吧,我就說蒙了布的形狀有像到。^_^ 「不是啦!我看了啦!」

這時,我老公走過來看我們在做什麼。

友人a爸指着蒙布貔貅說﹕「這個是狗頭鍘!用來鍘你的!」

吓,這不就等於說他是狗啦!(其實做狗好過做人,沒有那麼多煩惱。)

幸好我老公沒有發作,我也呼了口氣,阿uncle你幫你的女兒出氣都要她受才行,看樣子她還沒氣完哦。

之後我跟友人a說一聲便自遊行去了。

下戰樓後走天橋到對面幾經辛苦截的士坐了30分鐘去到恭王府。

原來售票至下午4時,6時關門。

才3時多幸好趕及了,不然摸空門就糟了啦。

恭王府很大,有很多房間現已用作展覽彿像呀、古董呀什麼的之用;和申有錢到家中庭園裡有湖,湖中有噴水池...

P1060040.JPG P1060171.JPG P1060070.JPG   P1060189.JPG P1060190.JPG  P1060195.JPG

逛了個多小時便走出胡同,經一輪雞同鴨講,步行數分鐘後折回什剎海酒吧街問口已然累爆了, 沒有餘力更往裡面逛......

P1060208.JPG P1060210.JPG  

跟全聚德烤鴨合照,因為我想吃簋街,所以沒有幫襯。

P1060211.JPG  

再乘20分鐘的士到達簋街找吃,吃辣的店佔多數,我們選了Sheron推介的花家怡園(新店),找不到舊店(四合院)。

P1060216.JPG P1060217.JPG P1060218.JPG P1060232.JPG P1060238.JPG  

乘30分鐘的士到最接近我們下塌的酒店的家樂福shop一shop。似乎超市才是永恆!

P1060247.JPG  (8時正天才間始暗)

回程時怎也截不到車,天也全黑沒法子下唯有步行回酒店,其間我老公發現有可疑男子隔一條街吊尾,我們只好邊行邊盯緊那傢伙,他試過走第二個方向折回,嚇死我!我們也不告知母親了免得她受驚,趕快步伐並且盯着疑人有驚無險地回到酒店。

此日終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hizuka 的頭像
shizuka

小愚

shizuk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